南充小镇说书人坚持半世纪:醒木一响 他是台上的王侯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3日

  四川频道四川频道市州旧事

  醒木一响!“万岁,这二位才人,不容易获得,你要三思而行,封官赐爵……”一桌、一椅、一扇、一醒木,台上,他是方寸之间演绎“达官贵人”的平话人;台下,他是一位目力下降,回忆力正加快阑珊的白叟。

  老杨,本年75岁,真名叫杨照才,南充市南部县永庆村夫,是一名既会打金钱板说唱,还会敲花鼓的平话人。50余年间,本地平话的人越来越少,听书的人也越来越少,跟着老杨的平话艺术一同老去的,还有那一群爱听书的人。

  平话半世纪,人戏相偕老。还在对峙平话的老杨,可能是南充南部县的最初一个平话人了……

  清晨赶场平话的白叟

  老杨平话的这一天是从清晨起头的。时针还未指向8点,他接过老伴递来的手杖,挎上刻着岁月踪迹的劣质皮包,独自出门赶场平话……

  2019年3月5日这一天,赶场日,老杨早上7点不到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后不到8点,他就走路前去两公里外的永庆乡场镇。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老杨本年75岁,因鼻梁上长有两颗麻子,人们惯称他“杨麻子”,以致很少有人记得他真名叫杨照才。在本地,老杨是一名既会打金钱板说唱,还会敲花鼓的平话人。

  每个月逢“2、5、8”那天,是南部县建兴镇场镇逢场的日子,按老例老杨当天要去茶馆登场平话,“风雨无阻”。这是他在建新场镇平话的第38个岁首,驻场的茶馆曾经换了9个老板。

  表演的时间,定在上午10点。为了能早点达到茶馆,老杨会在永庆乡场镇花6元钱坐上开往建兴镇的早班车。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老头:“从家里到永庆场半个钟头,坐车到建新半个钟头,走路到茶馆,走得快10分钟,慢一点也就12分钟”。

  “听众进茶园,起首就要看看平话人来没得,万一听众去了没看到我,可能就走了。”老杨担忧,在听众本来就逐年削减的岁首,若是再因本人迟到丧失一部门听众,其实得不偿失。

  如许的担忧,放在过去几乎就是庸人自扰。“只需听到有人平话,(听众)早就端起板凳在坝坝甲等起了。”老杨说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场景,其时农村贫乏文娱勾当,金钱板表演、平话等文化艺术在乡间颇受接待。

  老杨,就是在那时学会了打金钱板和说评书。1963年,老杨仍是小杨,在南部县流马镇农业中学上初二。一天晚上,一支曲艺队到流马小学表演,小杨挤在人堆里兴奋地看着艺人们在台上敲花鼓、打金钱板、说评书。“评书说的是水浒传‘三打祝家庄’。”台下的小杨,一时出神,听得呆头呆脑。

  表演竣事后,小杨将曲艺队请抵家中,并跟父母提出想跟曲艺队学艺。“由于家道贫寒,我又近视,曲艺表演在其时也算一门不错的谋外行艺,父母也就同意了。”现在的老杨说,这支曲艺队是本地说唱艺人王邵基领着女儿女婿构成的,之后半年,他跟着曲艺队走村串乡,半年时间学会4个曲目,出师独闯江湖。

  下村表演,大多都放置在晚上。表演起头前,村民们会找来一个打稻谷的“拌桶”倒扣在空位上,然后在上面放上桌子和一把太师椅,一根用竹筒制成的灯炷滋滋地吸吮着碗里的火油,将整个台子照得通亮,老杨就坐在太师椅上为大伙表演金钱板说评书。老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这就叫高台叫话”。

  “其时平话人很吃香的,我一个月能够挣七八十块钱,村民还拿出好吃好喝的款待。”这是老杨演艺生活生计中最风光的岁月,请他去表演的日期一天天排下去,“今天去这个镇,明天去阿谁村,底子走不外来”。

  1980年,南部县文化部分组织对全县民间艺人进行查核,及格后发放表演证,民间艺人凭此证到全县各地加入表演,老杨一路过关斩将拿到第一批表演证。

  除了下乡表演,老杨还记取周边乡镇逢场的日子,逢场天,轮番到各个场镇的茶馆去表演。但比来十年,跟着春秋增大,腿脚未便,老杨去周边乡镇茶馆驻场平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6年前,建新场镇,成了老杨留给本人的最初一个平话按照地。

  “也只要些宿将,还喜好听书”

  这是老杨最初的平话按照地!上午8点56分,老杨按估计的时间达到建新场镇。此时,距登场表演还有1小时4分钟。

  老杨驻场表演的茶室,位于建新场镇靠河滨的一间地下室。茶室没有招牌,挂在门口的一块小黑板上用粉笔字写着:四川评书《隋唐演义》;主讲人杨麻子;地址张茂先茶园……

  老板张茂先坐在门口的靠背椅上,手握一搨零钱,端详着路过的行人。只需要交3块5毛钱,顾客就能够进屋找个空位坐下,一边品茗一边听两个半小时的评书,但每场进茶馆的人并不多。

  室内正中的桌子上,已坐了两三个八九十岁的白叟,一茬接一茬地聊天。老杨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都是听我说了几十年书的老听众了”。

  其实,不断以来,到这里品茗听书的人都是些熟面目面貌。“也只要些宿将(白叟),还喜好听书。”张茂先说,时间长了,这些熟面目面貌都有本人的专属座位,大师都很有默契,春秋最长的两位坐有靠背的软椅,年轻一点的坐凳子,其实,所谓的“年轻”,也在70岁往上。

  老杨的专属座位,在茶馆正前方的一张书桌后面。他从书桌柜里拿出蛇皮口袋,打开,顺次取出鼓、铜锣、金钱板、醒木、折扇……还有一块红色的桌围布。

  距启齿表演还有半个小时。对平话人来说,每次出场前都要做足预备。“就是看书备课写笔记,搭建故事框架,在脑袋里体会人物脚色性格,要把他们演的活矫捷现,就像当教员备课一样。”但对于当天的评书内容,老杨并不担忧,这是他以前说过多次的桥段。

  他在书桌后用两根破凳垒成的“高凳”坐下,用土烟叶卷了一根“叶子烟”吧嗒吧嗒抽起来。

  “我烟瘾大,盒装烟买不起,一斤叶子烟才20块钱,一全国来也就两块钱。”老杨危坐在“高凳”上,在缭绕的烟雾中期待听众们连续参加。

  老艾是赶在表演起头前20分钟出场的,在挨着舞台的桌子前坐下。他是老杨的“忠粉”,听老杨平话已有10多年,虽然家住乡间,但他几乎每场都要来,“农活这些嘛,就提前一天干好,把时间挤出来。”老艾也看汗青题材的电视剧,但他感觉听评书和看电视剧,各有各的味道。

  9点59分,已有11位听众参加。在等听众出场的过程中,老杨已将当天要说的书在脑海中大致过了一遍,人物出场、情节演进了然于胸。

  表演,即将起头。

  醒木一响,他是台上的“贵爵”

  上午10点,老杨手中的醒木,重重落在桌上,发出干脆利落的声响。台下霎时恬静,听众们的眼睛齐刷刷地望向台前。接下来,老杨将是台上的“贵爵”。

  “下面,但愿来客雅静一时,这场评书,我们从上午十点开讲……下面先唱一段金钱板,然后讲演长篇隋唐演义。”老杨扯开嗓子,一改日常平凡措辞的腔调。

  在说评书前先唱一段“金钱板”是老杨的既定动作,为了吸引听众们的留意。“金钱板”是四川、贵州等地保守说唱艺术,发源于300多年前的成渝两地,表演者手持长约一尺、宽约一寸的三块楠竹板进行表演。按理说,此中两块板子上还应嵌上铜钱或其他金属片,以便表演时竹板互击能发出金属声音。不外,老杨没在板子上镶嵌金属板,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说唱节拍。

  “在畴前,有一位秀才,本姓吴……从小就爱把书读……最熟悉的是那康熙字典,背得个稀耙烂熟,书都念了几架背,堆了半间屋,这一天,他有个老表请他去吃晌午。笨秀才,吴秀才,他仓猝欢快要去走人户,换上清洁的衣服,头上戴一顶瓜皮帽儿,夹窝(胳肢窝)里夹了八九本书。他把那苦瓜,认成是个嫩包谷……”老杨手持楠木板敲打着节奏,起头他的说唱表演。

  这段嘲讽陈腐的“秀才下乡走亲戚”故事,老杨表演过多次,但因故事风趣好笑,听众们怎样听也不腻,整个金钱板表演只要8分钟。

  伴跟着醒木一响,老杨变成平话人。在接下来的快要两个半小时里,他将在这方寸之地,演绎他的“达官贵人”人生。

  此日要说的书,讲的是隋唐年间徐茂公挽劝秦琼、罗成、程咬金为大唐李渊效力的故事,个中脚色、故事场景不断变换,实在耗力。

  讲到徐茂公将秦琼和程咬金二人成功从王世充身边挽劝到大唐面见李渊的场景时,老杨坐在“高凳”上,拱手向前,身体前倾:“万岁,这二位才人,不容易获得,你要三思而行,封官赐爵,他们在王世充名下,就是把他们凉拌起,冷拌起,三个多月没有封官赐爵,所以他才来投真明主……”

  老杨说,平话并非全数照搬书本,也要插手本人奇特的言语艺术,一场下来,书本内容占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的言语需要再创作,用本人的言语改编后再说出来。

  “好,那么徐茂公你说封个什么官才好呢?”醒木一落,老杨又变身高坐龙椅的李渊。

  “秦琼可以或许做13个国度的总元帅,瓦岗寨也干过多年,我徐茂公是控制兵权,我只是夸夸其谈,多认几个字……万岁,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你给秦琼封个什么官。”老杨再次变身徐茂公,拱手一拜。

  “好,徐爱卿,寡人晓得了。封秦叔宝为唐朝建国元年戎马大元帅。”老杨再变李渊应道。

  “谢主隆恩。”措辞的又变成秦叔宝。老杨趁扮秦叔宝拱手拜谢李渊的同时,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是下战书1点,是该说“且听下回分化”的时候了。

  从表演起头到竣事,期间又来了9小我,整场表演共有20个听众。台下,听众们一边嗑瓜子一边听书,还有的在“以酒会友”。期间,有一两位听众还不时站起四下观望,向旁人打听:“今天,怎样没看到xx来听书呢?”

  老杨心里大白,参加的人并非都对评书感乐趣,“有些就是来混个时间”。

  没有掌声的“谢幕”

  下战书1点,谢幕的时辰来了。每场评书竣事前,老杨都要留一个悬念“且听下回分化”,以此吊足听众胃口。而如许的谢幕,早已没有熟悉的掌声。

  老杨拿起醒木,“此刻,程咬金和秦叔宝曾经归唐,但罗成此刻病重还在洛阳城,罗成什么时候才能归唐?且听下回分化。”

  表演落幕,没有掌声,听众悉数起身退席。老杨曾经习惯了如许的谢幕,只需大师能参加,也是一种支撑。

  待听众离去,老杨也起身动手收拾道具,将铜锣、折扇、鼓、三才板等表演所需的物品顺次装进蛇皮口袋。等老杨收拾好道具,张茂先已端出饭菜,又给老杨倒上一杯酒。趁老杨吃饭的当头,他将老杨当天出场的35元报答递过去。

  张茂先是老杨在建新场镇驻场平话的第9任老板。这些年,他们一同见证了来茶馆听书的人越来越少。“有些爱听书的白叟都走(归天)了。”老杨说,一位听本人说了10多年书的白叟,“客岁得癌症,走了”。

  还有一些听友,由于“走不动”,也逐步消逝在他们的视线里。一位常来茶馆听书的白叟因病重无法下楼,再也没来过茶馆,熟面目面貌又少了一个。

  “过年的时候,来听书的人比力多,有些年轻人也会来凑热闹。”张茂先说,日常平凡,来听书的人多则三四十人,少则几小我,收的茶钱以至不敷老杨出场费。

  但张茂先并不图开茶室赔本,“就是给他们找个地儿聚一聚,找点乐呵,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干啥喃,花几块钱到我这里来听书,炎天吹电扇,冬天烤火,总比打牌输了好。”张茂先说,听众根基都是儿女在外打工上班的留守白叟,既有从单元退休的,也有隔邻乡镇在家里务农的村民,有老头,亦有老太太。

  过去38年里,听众们进茶馆听书的茶钱,已从最起头的两分钱涨到现在的3.5元。但平话人,现在只剩下老杨一小我还在对峙,这是他独一的快乐喜爱。

  比来几年,老杨的目力正在急剧下降,回忆力也正加快阑珊。有听友跟他捉弄道:“若是你二天死了,我们去哪里听书喃?”

  “他说得好,良多人都舍不得他。”张茂先劝老杨再多说(书)几年。老杨此前应允下来,再在茶馆里驻场说两年书,然后就回家歇息。比来,他把以前买的《薛刚反唐》找了出来,预备好好“备下课”。

  他说,这是他说完《隋唐演义》后的下一个故事。不晓得,在他的下一个故事里,还有几多人在台下侧耳一听……

  成都商报-红星旧事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编纂: 郑轶

  共和国声音日历2月26日

  

  2019年春运期间估计4300余万人次进出北京

  “互联网+”,事实加什么?看第四届互博会上的这些黑科技!

  十一黄金周明日开启 7天长假先要晓得这些事!

  专家齐聚丽江 教授医疗救援先辈经验

  无机可趁!这几大诚信扶植“杀手锏”领会一下

  多地呈现“卖茶叶”收集圈套

  【诚信扶植万里行】揭秘所谓“长命健康法宝”本相

  用户网上售卖二级庇护动物?专家:私家豢养有风险

  旧事热线:法务部邮箱:地方人民广播电台节目笼盖环境反映热线:

  电子邮箱:违法和不良消息举报德律风

  版权所有(C)

  老杨,本年75岁,真名叫杨照才,南充市南部县永庆村夫,是一名既会打金钱板说唱,还会敲花鼓的平话人。这段嘲讽陈腐的“秀才下乡走亲戚”故事,老杨表演过多次,但因故事风趣好笑,听众们怎样听也不腻,整个金钱板表演只要8分钟。

(编辑:admin)
http://piczaa.com/nc/30/